LOGO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>>公司新闻>>永康工匠>>坚守无声 她们有颗朴实的匠心
坚守无声 她们有颗朴实的匠心(人气:)?
来源: 作者: 发布时间:2017-03-21
字号:?T|T

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永报姐妹花记者探访我市非遗项目“民间女匠”

?? □首席记者?王晓鸣

  随着时代的发展,很多传统技艺,眼下因为坚守者的日渐减少,似乎已在渐行渐远。不过近几年,由于我市十分重视非遗项目的挖掘与传承,不少已在悄悄消逝的永康老手艺活,又似乎在人们心中逐渐清晰起来,并在一种浓浓的怀旧情绪中,急欲一揭其“神秘面纱”。

  近日,姐妹花记者走进我市三位精于传统老手艺的女性家中,目睹了她们巧夺天工的瞬间,见证了她们数十载默默耕耘,只为坚守初心的那份勇气与毅力。

  胡彩花?63岁?芝英镇上胡村村民

  爆款道具,她闭着双眼能完工

??

  一把新鲜竹丝看上去十分翠亮,这些韧性十足,毛刺多得扎人的丝条,在胡彩花手中却是挥洒自如。但见随着她手指飞快的翻舞,一丝丝竹香不断散发出来,一只箬帽蜂巢孔状的骨架又往外增加了一圈,形状越来越完整。

  胡彩花是芝英镇上胡村人,今年63岁。她从10岁就跟随父母学做箬帽手艺。当日,她坐在城区儿女家,现场表演了一番编织箬帽的绝活。

  “年轻的时候,我常肩挑担子,带着三五十只箬帽,步行来到县城赶市,我编织的箬帽质量好,售价往往比其他人要高。”胡彩花笑着回忆道。而且据知情者说,胡彩花编织箬帽有一绝,那就是选料、取材、编织、成形可以一次性自己完成,这在箬帽编织匠中是比较少见的。

  其实别看箬帽状似简单,编织起来还是比较费工的,首先要按照其规格,将毛竹锯成所需尺寸,劈成细竹条,然后分别用青竹丝和黄竹丝编制成上层和下层不甚相同的骨架,在青竹丝的骨架上,衬一层油纸(现一般采用塑膜),并将湿箬叶铺平,敷上黄竹丝的骨架,再将箬帽边缘用竹篾扎紧固定,这样才能做成一顶箬帽。

  “以前一天能编10只左右,现在不再需要靠它维持生计,一天大概能编两只吧。”胡彩花并不太擅言辞,憨憨地笑道。

  “你现在家里经济条件不错,而且这话也挺累人,为什么还要坚持?”记者注意到,由于编织箬帽的原材料是竹条,长期的坚持,导致胡彩花的双手异常粗糙,上面布满了新旧掺杂的血丝印。

  “舍不得啊!如果现在有人愿意学,我很愿意把手艺传下去。”也正是这数十载的磨练,也成就了其技艺非凡。近年来,胡彩花曾参加金华市非遗精品项目展示展演活动,并荣获优秀奖。并多次参加市农展会展演。她常说即使自己闭着双眼,也能在短时间内快速打出一只完整的箬帽骨架来。

  如今,用箬帽来遮阳挡雨的人越来越少,但胡彩花的箬帽却异常销俏,成为邻近东阳横店剧组的抢手货,多时一年可售上千只,她制作的箬帽成为多部热播武打影视剧中的“爆款道具”。

  “我常常看电视剧,只要是自己编织的箬帽出现,我一准就能认出来!”胡彩花自信地说。

  傅真美?63岁?江南街道傅店村村民

  看到她,便想起“妈妈的千层底”


  很多人都说,看着傅真美专心致志纳鞋底的场景,就会让人联想起小时候母亲坐在煤油灯下,彻夜不眠为孩子纳千层底做布鞋的动人情景。

  此言不虚。当记者坐在傅店村一家小店门口,看着63岁的傅真美低垂着头,拿着纳鞋针使劲往鞋底上穿线的时候,眼前也不禁浮现出很多年前,自己现已过世的奶奶坐在昏暗的小屋里,为小辈们纳鞋底的场景,想着想着,就红了眼眶。

  布鞋制作,在我国有着3000多年历史。因为布鞋的鞋底用白布裱成袼褙,多层叠起纳制而成,所以又称“千层底”。傅真美约在十七八岁时学会做布鞋,因其做的布鞋结实耐穿、模样又周正,当年四邻八村很多新媳妇的上贺鞋都出自她的手。

  做布鞋少说也有10余道工序。布底的精髓在于鞋底,将布片一层层地用浆糊贴在一起,大约需要20层。用针线一针一线地纳,一只鞋最少要用掉3根6米长的麻绳。而糊鞋面,也需里里外外共四层,冬天的棉鞋还要在中间均匀地塞入棉花。

  “的确比较费功夫,有时候,四五天都做好不一双鞋。如果没有一点耐性,那是做不好鞋子的。”傅真美说,长期的劳作,自己的颈椎病越来越严重,手也越来越使不上劲了。然而,自己从没打算放弃这门手艺,50多年一直没离过手。

  “现在一双手工布鞋能卖300多元,不过和花费的时间精力比起来,这点钱是远远抵不上的。”傅真美说,自己坚持做下去的理由,完全只是因为舍不得这门老手艺而已,眼下最急切的,就是想寻找肯学这门手艺的后辈,不然恐怕真的要失传了。

  从2013年开始,傅真美曾多次参加后吴文化节、市农展会等展演。去年,她还受邀前往塘里村表演,受到在场30多个国家女外交官的齐声点赞。

 

  施佩容?50岁?家住西城街道永拖路

  不做守成者,找回织带原始味道

  



  几年前,记者曾经采访过施佩容,当时,她虽已织带多年,但主要还是把其当成一种兴趣爱好,趁着空余时间不停地琢磨如何提升技艺。如今,她的努力终于结出丰硕果实,不仅参展及获奖无数,2015年,她还被评为“金华市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永康织带代表性传承人”。

  “这门手艺太耗眼睛,每天织每天织,眼睛常酸痛得睁不开,老花度数也越来越高。”和多年前一样,记者见到施佩容时,她仍静静地坐在自家装修简朴的阳台上,坐在那台小小的织机前,细心地织着一条婴儿的“下身带”。

  永康织带是一项古老的传统民间手艺,也是旧时妇女必学的“女红”技能之一。施佩容从十来岁起就跟随外婆,奶奶学习织带技艺,到了十三四岁时,已能独立完成染色、上桨、纤线、纵扣、织带等全部工序。长辈们常常表扬她,夸赞她是个心灵手巧,有坐性的好闺女。随着年龄的增长,其技艺也在突飞猛进,无论配色、图案设计、文字创作还是带边的平整,已达到结实、精制、美观之境界,登门求取作品者数不胜数。

  施佩容绝不是一个守成者,她最为可贵的地方,就是敢于创新,让古老的织带技艺不断烙上新时代的印迹。

  2014年,施佩容看到我市很多溪流在不断变清变美,便以“五水共治”为主题,历时三个月,自行创作出绣有“五水共治方针好,造福百姓身体好,青山绿水生态好,民共呵护坚持好。”等字样的一系列织带作品,并有幸参加了金华市非遗中心的比赛,受到该中心领导的交口称赞。

  “其中一条织带宽度在10cm左右,也是挑战了前所未有的难度,带子的两边采用中国结、万年青,还嵌入金丝,看上去闪闪发光。”施佩容认为,古老的技艺需要创新,但同样需要保留其最为精华之处。这几年,自己跑遍永康和周边县市的偏远山村,就是为了寻找老人们留下来的手工纱线和原始工具,在自己力所能及的情况下,找回永康织带最为原始的味道。

  施佩容目前每周都要前往人民小学为学生传授织带手艺。她表示,尽管孩子们学习劲道挺足,但要把织带技艺学好学精,还需要他们一步一个脚印地认真钻研,才能真正起到传承的作用。

  


? ? ? ?记者手记:一生做好一件事,足矣

  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人类的“活态灵魂”,是民族传统文化的珍贵记忆,是民族文化的生命密码,对于人类生存与发展具有独特的意义和价值。

  令人高兴的是,在我市民间,还有这么多非遗文化项目的坚守者。尽管她们已不再年轻,但她们仍然保持着十分蓬勃的创作动力,串联起本已近湮灭的传统技艺的“前世今生”,并努力让它们发扬光大。

  上述几位中老年传承人,她们目前都已不再需要依靠这些老手艺为生,之所以坚守,完全是因为割舍不了的记忆与情怀。胡彩花有一句话令记者印象很深刻,她说,自己这一辈子老老实实,就学会了这一门手艺,所以没有道理不活到老、做到老。

  是的,这正是“工匠精神”最简单、最实在的诠释了吧!人这一生中,其实无论你从事哪个行业、学会了什么技能,若一辈子都能保持初心,踏踏实实做好一件自己喜欢的事,并真正做出精彩来,足矣!

  向你们致敬,拥有一颗朴实匠心的“妈妈们”!

 

关键字:

口号

永康·质量让生活更美好

留言板